母亲的无奈

  我叫小文,自小与母亲相依为命,父亲早死,但留下了一笔可观的保险金给
  我们,家里头经济还算过得去,但母亲却是一个非常节俭的少妇,从没见过她用
  名贵的东西,而我更不用说了,导致我在校里老是追不到女生!
  父亲的逝世,对母亲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打击,但她一直也没去再找过另一
  个男人,因她不想我有一个后父。母亲白天要工作,惟有把我寄託在舅母家里,
  那时舅母家里有佣人,母亲一有空便会带我回家。不知不觉中我已十五岁了,我
  的成长过程中多了一个母亲,那便是我的舅妈,她很疼我,因为我听话,况且她
  不能生育,因此视我为她亲儿子。
  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发现家里没人,奇怪,舅妈跑哪去了?找遍也不见,想
  想也许是约了发婶逛街吧!坐在沙发上开了电视看,奇怪,为什么VCD机开着
  呢?一定是舅妈出门前忘了关,那她刚出去不久吧!於是我把电视按去了AV台
  看看是什么影片。
  没想到,萤光幕上竟出现了性爱画面,见到一个女人含着男孩的龟头,不停
  地舔吮,手指不停地摸着自己阴蒂,淫水不停地流……我越看越紧张,下面勃硬
  了,欲火不断升起……
  这时候听见有人开门声,我马上把电视关掉,只见舅妈很匆忙的跑进来,看
  到我反而吓了一跳,也许她想起忘了关VCD,想早我一步赶回家弄妥吧。
  我眼见她又慌又急的,这时候我又不敢站起来,怕被舅妈看到了我的丑态,
  只喊了一声:「舅妈,你怎么了?」舅妈:「没事。你刚回来吗?」我说:「是
  呀!平时也是这个时间。」舅妈应了一句:「哦!那你还不去洗澡?」我心想:
  你是要支开我,拿回你的VCD吧!
  这时我的欲火还没发泄,眼睛很自然地望了她一眼,发觉舅妈年纪三十五,
  身栽也不错,双乳挺起……无奈只能应了声:「是,我现在就去洗。」
  欲火在心里头燃烧,阳具挺胀得难受,我一进入浴室便赶紧把全身的衣服脱
  光,脑海中浮起了VCD性爱画面和舅妈那对38C的乳房……忽然发现衣篮里
  有舅妈的衣物,我赶紧拿起来一看,里面有舅妈的内裤,但很失望找不到乳罩。
  手拿着一条通花内裤,想到这是舅妈的贴身物,我全身的热血立即全部冲往
  下体。在内裤的裆部我摸到了一些分泌物,嗅出带点腥臊味,更加强了内心的欲
  火,我把内裤裹在阳具上不停套动,幻想在抽插着舅妈的下体。
  内裤的磨擦让龟头不禁带出了我的精液,这时候心里头一凉,喊了声:「糟
  了!」精液都射在舅妈的内裤上,怎么办呢?洗湿了会被发觉,不洗更糟糕,如
  何是好?唯一的方法就是用卫生纸擦净吸乾……
  这时候舅妈喊叫:「儿子,你洗好了吗?」我应句:「就好了!」跟着便冲
  了出去……舅妈已在门外等候,一见我出来便急着冲进去了。我往客厅一看,V
  CD如我所料已经被她收起了,那她再急着进浴室该不会是为了内裤吧?
  (二)
  回到房里打开了日记簿,我要把今天的事全记下来,因为这是我一生中最愉
  快的事。我想起舅妈她那迷人的身体,尤其是她那高而挺的乳峰,是我长久以来
  从未发觉到的。
  我这时候在想:舅妈她一向都很保守且斯文,和母亲一样的贤淑,为何会看
  那种春宫片呢?难道是因舅父常出外公干的关系,还是生理因素呢?那么她趁我
  不在的时候,除了看A片还会做什么呢?我越想越对舅妈产生了性趣和性幻想,
  未来的我要怎样面对她?
  忽然听到舅妈在门外喊着:「儿子,功课做好了吗?可以吃饭啦!」
  我应道:「来了!」虽然应了她,但心里有点发悸,可能是浴室的阴影吧!
  舅妈:「儿子,快来吧,我煮了你最爱吃的菜。」我道:「谢谢!舅妈你待
  我真好。」内心更添几分惭愧,吃饭时我低下头只顾扒着饭,不敢望向她。
  舅妈:「干嘛?怎么不吃菜了?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我道:「哦,没什
  么。」接着她起身过来倚着我身旁摸摸我的额头:「没发烧呀!」
  这时候我的头刚好贴在她双乳之间,嗅到阵阵乳香,只可惜有乳罩隔住,不
  能一睹芦山,但我已在她钮扣的空间窥见到白色乳罩与乳峰的轮廓,差点叫了出
  来,心里暗地里讚了一句:「好美!」我虽忍住了心里的兴奋,但下体已挺起,
  幸好舅妈也回到座位,没看到我的丑态。
  这时我有一阵很强烈的失落感,我不想失去这一刹那的温馨,计上心头,胆
  向恶边生的情况下,我假装晕眩倒地,吓得舅妈急喊:「儿,你怎么啦?」她飞
  扑过来,只抱起我往她怀里拥护,不停地拍着我脸颊喊:「儿,你怎么了?应一
  应舅妈啊,可别吓舅妈呀!……」
  这时候的我把头全靠在她双乳间,用软弱无力的语气道:「舅妈……我全身
  乏力,头很晕。」舅妈道:「别怕,我抱你进房休息。」我道:「谢谢!」
  这时候的我也毫无避忌地用双手拥抱着她,手臂不停地碰触双乳,狂吸从她
  体内传出来的体香与乳香,我感觉我是最幸福的人!在她怀里的我也因此兴奋无
  比,而阳具也硬挺了起来。
  进了房里,舅妈把我放在床上,这时候我仰躺着,在毫无遮掩的情况下,舅
  妈见到我挺起的阳具把裤裆前撑起一个高高的帐篷。我不知如何是好,唯有继续
  装害怕,道:「舅妈,我好怕。」舅妈道:「别怕,你还见晕吗?」我道:「我
  不晕了,但我下面……」我不知可否该装下去?后果会怎样?
  这时候见舅妈脸上泛起一道红霞,道:「儿,想不到你已经长大了,今年你
  十五岁了吧?」我道:「是的。」舅妈也挺起胸口道:「那你……可曾……哎,
  怎么讲呢?」
  见她的样子挺好笑的,也因为这样壮起了我的胆子来,我道:「舅妈,可曾
  什么呀?」舅妈道:「儿,我也不知该怎样跟你说,这本是你母亲应该讲的,要
  我怎么讲呢?」
  我道:「舅妈,我知道我母亲很疼我,我也疼我母亲,但我一直都是你带着
  我成长的,在我的内心里一直都有两个亲妈妈,我真想叫你一声妈,可以吗?」
  舅妈道:「儿,可以。」
  我道:「妈,那你可以说可曾什么了吗?」
  (三)
  舅妈道:「儿……你可曾交过女朋友吗?」
  我道:「我没交过女友,舅妈到底是什么一回事嘛?您就直说吧!好吗?」
  舅妈脸上忽然变得很红,还带着几分羞涩,低着头小声道:「那好,我就说
  了。你曾手淫吗?」
  听了这句话,我兴奋得差点儿把精液给射了出来!十五岁的小子能够强忍得
  住,已经算是不错了!好在我之前已经出过了一次,这总算幸运吧!
  我答:「我没试过手淫,也不会,不知道怎样做。难道我的病和手淫有关系
  吗?」
  舅妈道:「儿呀!我看你那里挺起得高高的,又那么坚硬,相信这是和你生
  理成长有关,更何况又是你的头一回。原本我应该和你母亲讲,叫她来为你做指
  导的,可是你现在如此痛苦,强抑压也会弄坏身子,只有我来教你了。」
  我道:「谢谢……妈妈!」
  舅妈听了我喊她一声妈,内心的喜悦感都一一都呈现在脸孔上,舅妈道:「
  那你可要听我的话,要放松你的心情,这和上生理课一样,可别存有坏思想,知
  道吗?」
  我答:「知道。妈,我现在心里好紧张,越紧张下面越难受!舅妈……」
  舅妈道:「那……你把裤子脱了。」
  我心蹦跳得好像要掉出来似的,很快便把裤给脱了,道:「妈,我脱了。」
  舅妈应了声:「哦!」她走近床边,用眼角向我下体一瞄,「哗!」叫了一
  声。
  「怎么啦?」我问。
  舅妈道:「没想到你的会那么……大!」
  我道:「是吗?」
  舅妈说:「儿,你用手握住你那里上下套动,幻想着你喜欢的女性,不用紧
  张。」
  其实我哪不会手淫?只是想法子拉近我俩关系罢了。
  舅妈道:「怎样,可以吗?」
  我说:「不……好难受。」
  她说:「那你动快点嘛!」
  我又加快了速度,喊着:「好难受,想尿尿不出啊!」
  舅妈口里一直叫我别急,可她自己却急了,忽然推开我的手说道:「儿,我
  不想你难受,我只做一次,你记住怎么做啦!」接着把手握住我的阳具,上下地
  套动着。一会儿后,舅妈红着脸,只用眼角偷望着我问:「怎样,舒服吗?想尿
  了吗?」
  我说:「很难受,但尿不出来。」她又把动作再加快。
  舅妈坐在床边帮我打手枪时,我的眼睛刚好正盯着她的乳房,这反而加快了
  我内心的紧张。这时阳具在舅妈手中变得越来越硬,龟头红卜卜的胀得很大,我
  知我快要泄了,喘着气道:「舅妈……我好难受……怎么了……」
  她见我满脸通红,於是再一次捉起我的手说:「你摸摸我这里吧,那你心里
  会舒服些。」她把我的手放在她的胸口上,舅妈说:「你可以摸一摸它,你摸了
  就不会难受了。」
  我兴奋到无法形容的境界,竟然可以光明正大地摸我舅妈的乳房。天啊!当
  我摸第一下时,我要强忍内心的兴奋,只见舅妈羞红着脸不敢正视我,我摸了又
  摸,老是给那个乳罩顶着我,我想用手把它拉开,但始终不能如愿,只能在外面
  摸。偶而我摸到乳头,便用手指夹住乳头拧弄,隐约听到「嗯……嗯……」的呻
  吟声,只见舅妈两脚不耐烦地左摆右摆。
  忽然她把头扭向另一边说道:「你可以解开钮釦,把手伸进衣服里面摸。」
  (四)
  听到那么动感的一句,我的鸡巴变得更加滚烫了,浓精似炮弹似的给轰了出
  去,内心是无比畅快。不过这一轰我知我损失惨重,白白损失了一次机会,无奈
  呆望着舅妈且恨自已不济事,只差那么的一点便可如愿似偿。唉!
  舅妈也被我的射精过程给吓呆了,直到我喊了声:「妈!你怎么啦?」她才
  定一定神说:「噢……没事。好了,没事啦,你赶紧抹乾净,免得着凉。」随手
  递了盒纸巾给我,急急地走出门外。
  我心想:我过份了吗?那么慈祥且爱护我的人,我竟然以卑鄙下流的手段去
  欺负她,内心添加了几分惭愧且增加几分敬意。
  第二天一早,我为了补偿昨天的罪恶感,特意早点起床,煮了早餐给舅妈享
  用。或许今天是星期六不用上学,舅妈也睡迟了起床,舅妈见了我,讚道:「文
  儿,这么早起床了,还煮了早餐。真乖!」
  我见舅妈喊我叫文儿,也连忙说:「早安!舅妈。我煮了早餐给你……」舅
  妈:「谢谢!怎么,昨晚睡得不好吗?这么早就起床?」我说:「不!多谢你昨
  天帮文儿一个忙,所以……」舅妈:「傻小子。哈哈……」我说:「舅妈,你慢
  用。」
  今天我见舅妈穿了一件我未见她穿过的粉红透明薄纱睡衣,里头没戴乳罩,
  整个山峰呈现眼前,还有那迷人的乳头;配起那小得不能再小的通花内裤,一片
  黑丛丛的阴毛也隐约可见,血气方刚的鸡巴也立即挺了起来。我怕自己又再做错
  事,马上转身进去帮舅妈收拾房间。
  进到房里喘了口气,我想我需要片刻的冷静来消降我刚升起的欲火。正当我
  收拾房间时,奇怪地发现为何地上有那么多纸巾?难道舅妈伤风着了凉?又不像
  啊!我继续整理床铺,哪知我翻开枕头时,见到底下有只假阳具和震蛋,我差点
  叫了出来!那些纸巾……我明白了,原来舅妈在手淫!我无比兴奋,刚平静的心
  又再一次燃烧起来。
  这时听到舅妈在外面喊道:「文儿,你在做什么啊?还不过来吃早餐?」我
  说:「舅妈,我已用过了,您慢用,我在帮您收拾房间……」只听到舅妈喊了一
  声:「啊……不用了……」伴随着一阵飞快的脚步声奔向房间,我赶紧把枕头放
  下,免得舅妈她不好意思,然后俯身假装在捡拉圾。
  舅妈见了我,紧张地问:「你进来多久了?」我答道:「刚进来不久,还没
  开始……怎么了?」舅妈说:「还好……噢,不是!让舅妈自个收拾行了,你去
  看电视或读书吧。我知你乖,确实是长大了。乖,出去……啦!」
  我说:「好吧,那我这就出去了,有什么要我做的,您尽管吩咐。」舅妈:
  「好……对了,你妈妈今天放假,待会过来看你,她说她买了你喜欢吃的菜。」
  我高兴地说:「真的?太好了!」
  这时候我双眼又离不开她那件睡袍,舅妈发现了我的视线,恍然大悟地急转
  身说:「你……先出去吧,我要换衣服。」我只有慢慢地走开,而我的视线依然
  投落在她的背影上。
  (五)
  片刻之后,舅妈从房里走出来了,她已换上了一套普通的衣服,令我大失所
  望,心想她把那假阳具如何处理呢?该不会拿去洗吧?我一直留意着她的一举一
  动,发觉她没有拿过出来,或许她会怕我看到,不敢这时候拿出来洗。我趁她不

  留意的时候跑到她房门外,发现已上锁了,果然她对我还存有戒心。
  「叮噹!」门铃响了,我好高兴,妈妈来了!立刻跑去开门,见了妈直喊:
  「妈,您来了!哈哈……」
  妈妈说:「是啊!小文你乖吗?有没有想着妈?」
  我说:「有。我当然乖!」说着上前拥着她,在脸额上亲了一下,妈也亲了
  我一个。也许是早上起了欲念,鸡巴一碰到异性马上举起,我也难以控制。经过
  昨天摸过了舅妈的豪乳后,邪念立即升起,心想妈妈的乳房和舅妈的比较,谁的
  会比较大呢?我用双手大力地拥抱,将胸膛紧贴在妈妈的乳峰上,发现原来母亲
  的乳房不比舅妈的小,这可是我一直不曾发觉、埋藏了十五年的秘密啊!舅妈说
  得对,我确实是长大了、成熟了!
  舅妈这时候在厨房里走了出来说:「姐,你来了?」妈妈与舅妈是以姐妹相
  称的,妈妈:「早。是啊!」
  舅妈:「文儿,还不赶快帮你妈把东西拿进厨房?」我应了句:「是啊,我
  倒忘了。哈哈!」我当然给忘了,我脑子里还在消化那十五年的秘密。
  我细心观察后,发现我妈妈可是个美人儿,虽然她穿得很保守,但若细心留
  意,会发觉到她的身栽一级棒,乳大腰细,瓜子的脸孔、修长的美腿,为何我会
  在这十五年里不曾发现呢?我赶忙帮妈妈把东西拿进了厨房。
  舅妈:「姐,来这边坐,别净站着。」
  妈妈:「妹,小文的功课如何?」
  舅妈:「文儿可乖呢!成绩又好,学校里的老师都称讚他呢!」
  妈妈:「那就好,我一直怕他学坏才将他寄託给你,谁带着他我都不放心。
  真要多谢你啊!妹。」
  舅妈:「看你又来了!我也一直当他是我亲生儿子看待,还谢什么!姐妹俩
  这么客气,哪像话呢!」
  妈妈抓着舅妈的手,亲切地说:「是啦,算我说错话了,行吗?」
  舅妈:「行了!我俩还会计较吗?」
  妈妈过来扭头问我说:「儿子,我给你的零用钱用完了吗?」
  我说:「是还没用完,不过……」
  妈妈:「怎么了?不过什么?说给妈听。」
  我说:「其实我还没考虑清楚,所以还没向舅妈说。」
  舅妈和妈妈一起问道:「是什么嘛,你说啊,让我们也帮你想想吧!」
  我说:「我想在学校读多一个电脑课程,不过那可要重新装过一部电脑。」
  妈妈:「那么把我家那部搬过来用不就行了吗?」
  舅妈:「姐,你会用电脑吗?怎么没听说过呢?」
  妈妈:「不,我说的是儿子在家用的那部,两个月前他才教我如何操纵,他
  怕我一个人在家里闷,教了我上聊天室,和网友在线上谈天。」
  舅妈:「那好啊!乾脆文儿那部放在我房里,我也想学,让他教我操纵。我
  买一部新的给他,当是我交的学费,不过电脑坏了他可要帮我修理。好吗?」
  妈妈:「那怎行?他住在你这已经打扰你了,现在还要你破费,怎么行呢!
  不。」妈妈随即从钱包里拿了张提款卡给我说:「儿,日后你上课或教学的钱,
  不用多考虑,直接跟妈要,千万不可麻烦舅妈,知道吗?」
  我说:「知道了,妈。」我手中接过了卡,心想妈妈如此疼我,我还在打她
  坏主意,实在过份,不过到了这地步,也只好照计划进行。
  我本来向妈要点钱,是想去买个针孔偷窥器来偷拍舅妈的,想不到有意外收
  穫,那我就来一个电脑大翻身吧!经过昨天一次的艳遇,我整个人都变了,不过
  这一变,却令我的人生创下了一个奇蹟。
  我说:「妈,那我趁今天赶快装置好,方便我后天一早可以向学校报名,好
  吗?」
  妈妈:「那需要我陪你一同去吗?」我说:「不用了,我自个去行了,卖电
  脑的跟我挺熟悉。哈哈!」
  妈妈:「那我就不煮午饭了,你自己在外面吃吧,免得你太赶了,晚饭我才
  煮啦!」我说:「好吧,我正有此意,那我去了。妈妈,舅妈,我走啦!」
  我向她俩告别后,马上去找我需要的装备,然后赶紧跑回家去,看妈妈平时
  用哪一个聊天室,和装一个偷窥器。
  (六)
  她两人送我出门后,舅妈:「文儿可真好学,你大可放心……啦!」
  妈妈:「多亏你的管教,他才会那么乖,唉……总算对得起他爸。」
  舅妈:「我说姐啊你,大可不必做得那么辛苦,何苦呢?」
  妈妈:「我做得那么辛苦,除了可以赚点钱之外,也想让儿知道妈赚钱辛苦!」
  舅妈:「你真是用心良苦!那你在外可有遇到喜欢的男仕没有?」
  妈妈:「当然没有啦!我早已不打算再嫁,不想在他成长中多了一个后父」
  妈妈:「对了,弟弟待你可好?为何老是提起他,你都逃避这问题?」
  舅妈:「趁文儿不在,老实告诉你吧,我和他早已感情破裂,其实他在外面
  还有另一头家,我又不能生育,唉………由他吧!」
  妈妈:「那多久了……?那家用方面可有给你……?」
  舅妈:「这方面他倒很负责任……我和他做挂名夫妻都有八年了……!」
  妈妈:「这么久啦…!我们以为他出外公干……那知已有八年之久啦。想不
  到。」
  舅妈:「也许这就是命吧…!还好有文儿陪伴,不然可闷死。」
  妈妈:「那这八年里,弟弟可有回来睡……?」
  舅妈:「当然没有啦…!」
  妈妈:「那八年里…你都没性生……活……?」
  舅妈:「当然没有啦……!你呢……?」
  妈妈:「当然也没有啦…!都十年了…!」
  舅妈:「是啊……!时间可过得真快…!这十年里可曾对那方面有需要呢?」
  妈妈:「你怎么这样问…我怎好意思答你呢……?羞死了!」
  舅妈:「你我都是女人……害什么羞嘛……?答嘛……?」
  妈妈:「有……啦……!都是经期前后…」
  舅妈:「那你怎样解决……?」
  妈妈:「什么怎样解决嘛……?都是忍住啊……!」
  舅妈:「你……没有试过用…手……吗?」
  妈妈:「用手……有…试过一两次,那是我梦到和丈夫的情影时,不知不觉
  中做了」
  舅妈:「有没有高氵朝?」
  妈妈:「有…啦…!那你呢有没有试过需要呢……?」
  舅妈:「有…我都是用手解决…可没到外面做过什么啊!」
  妈妈:「我知道了啦!那你对上那次做………是什么时候……?」
  舅妈:「昨…天…!」
  妈妈:「那……有高氵朝吗……?」
  舅妈:「有……我得告诉你一件事……关于文儿的……!」
  妈妈:「文儿……?什么事……?」紧张的问道。舅妈:「我希望我没做错
  吧,不过你可别怪我,我也是为他好罢了…!」
  妈妈:「那当然……你快说嘛…我可紧了…」
  舅妈:「文儿他真的长大了,而且已到了发育成熟期,昨天他突然晕倒,吓
  得我不知所措,原来是他第一次谷精,他又不懂得发泻,结果给谷晕了!」其实
  她又那知道,是中了他的鬼计呢?还以为是什么谷精上脑的。
  妈妈:「最后怎样了……?他泻了吗?」
  舅妈:「泻啦!我教了他了,你不会怪我吧……?」
  妈妈:「那会怪你呢?是你帮了他,不然日后他又再次晕倒呢!对了你怎样
  帮他呢?你帮他弄…?」
  舅妈:「没有……我只在旁边做指导,可没触过他那里啊……!」
  妈妈:「他那里怎样……?」
  舅妈:「什么怎样……?」
  妈妈:「我是问…他那里大吗……?」她红著脸的问舅妈:「他那里可真大,
  看得我都心思思,而且他持久力又特强,弄了好久都不能完事。」
  妈妈:「那最后怎样完事……?」
  舅妈:「你可别怪我,我看他弄了那么久都还没完事,怕他辛苦又再晕倒,
  于是我叫他摸我的胸部……他才能完事……」
  妈妈:「谢谢你啊妹……让你受委屈了,我过意还来不及,那会怪你呢!」
  舅妈:「你知道就好,我给她摸得多难受,碰巧我经期刚过不久,又敏感」
  妈妈:「那他可有一手啊,真像他爸……以前我也是给他爸摸才会失身的。」
  舅妈:「日后有谁能做他太太就好,他的那个可真迷死人,又加上他摸胸的
  手力,恰到好处……想起都兴奋」
  妈妈:「那当时你……可湿了……?」
  舅妈:「我真的……湿了!他的摸法好像这样,我摸给你看!」
  于是她倚了过去,把手摸向她的乳房,说:「想不到姐的乳还挺大的!」
  妈妈:「你别笑我了,你的也不小啊……」她也把手给摸了过去,说:「对
  了,妹你让他摸的时候,带著乳罩吗?」
  舅妈:「有……当然有!」她摸了摸还解了两粒钮扣,上前亲了一下说:
  「姐你的乳真美够挺,真好摸……可以让我伸进衣服里面摸一会吗?」
  妈妈:「好…你的也不差……我也可以伸进去吗…?」
  舅妈:「好……嗯……」摸了几下,她听到她在喘气了,便在她耳边说:
  「姐……你想了……湿了…?」
  妈妈:「少许…你别笑人了……我可好久没这感觉了……你别……嗯……」
  舅妈:「真的少许……?我不信……」说著把另一只手,从裙底伸到了内裤
  里头一探,说:「哇…姐你已好湿了啦………你看……」把手伸给了她……
  妈妈:「你别这样笑人好吗?多羞啊……幸好儿子不在……!」
  舅妈:「对了,文儿性欲可真强,昨晚半夜他又自个弄多一次妈妈:」你怎
  样知道,你看到啦……?「
  舅妈:「不是,他在浴室里弄我又那会看到,不过他…」
  妈妈:「他怎啦……?」她过于紧张在她乳上大力的捏了一下。舅妈:「哇
  ……痛……!我也是早上才知道,他在浴室把精液射在我的内裤里」
  妈妈:「噢……对不起……什么他射在你的内裤里,那内裤你洗了没有……?」
  舅妈:「还没有……我放有房间里,不信你来看……」说著便带她进入她的
  房里,妈妈进了房里后,舅妈拿了她那件,有小文精子的内裤给她看,他妈妈拿
  了内裤一看,确实是有少许的精子的迹象。在拿近鼻子一嗅,说:「好久没摸过
  这东西了,」
  心理一时感触,想起他爸的精子在她手上的情影,此刻她不知有多么的需要,
  如果没有人在旁,她一定会把这内裤放在阴尸上磨,这时候的她是那么的空虚…
  …
  躺下床的时候,发现枕头底下有东西顶住,翻开一看大吃一惊,原来发现了
  假阳具和震蛋,舅妈走上前说:「因为昨天教文儿的时候,被文儿摸乳忍受不了,
  回房偷偷的拿出来自已弄!」
  妈妈拿著看爱不择手,舅妈走上前来说:「姐……你想用吗……?」说著把
  手轻轻抚摸她的乳房,再伸手摸进了乳罩,用手轻轻的抚著,另一只手则从裙底
  伸进大腿同侧,轻轻的向内探索,妈妈说:「啊……嗯………妹……我……很兴
  奋……」
  舅妈说:「那你也可以摸我………来把你的手摸进来……我摸到你的阴尸…
  …已经很湿了……你舒服吗……?」
  妈妈说:「嗯……啊。舒服…啊…妹……」手中还是抓紧著那条内裤…,另
  一只手也伸向姊的裙底。舅妈:「姐……你想用吗……我不介意…?」
  妈妈说:「我…不知道…嗯……啊…妹你也湿了…你下面的阴毛……好多…
  …啊……」
  舅妈:「姐你的阴……毛也不……少…啊……舒服……你摸到我最…敏感…
  的地方……阴蒂……啊……姐……你需要用了……吗……?」
  妈妈:「我已经……好久没试过………了………啊…」
  舅妈:「姐你的内裤……湿透了…我把她脱……下。好吗……」
  妈妈:「门没锁……万一文儿回来看到…」
  舅妈:「我早已锁上了…他开不到……」
  妈妈:「内裤湿了……你可要借我一条…」
  舅妈:「好…啊……!」
  妈妈:「那你就帮我脱……吧……!」跟著她把姐的内裤一拉便脱了,她顺
  手拿给她看:「姐……你看已经湿透了……你的洞口还有很多水涌出来呢……很
  滑……」
  妈妈:「你别笑人了……我最浪是今天了…啊……我受不了……就要来了…
  …文儿有大门锁匙吗……?」
  舅妈:「我把大门也卡上了……放心……」
  妈妈:「那我放心了……我要喊……了……啊……啊……噢……啊。舒服…
  …把手伸进…去…我忍不住…要。来了……啊……对。再……进一点。啊……我
  ……我。来…了……啊…………啊…」舅妈的手沾满淫水,但她却没停下来……
  还继续摸著,另一只手提了支假阳具,伸进裙底到阴尸唇洞边。
  妈妈:「那是什么…好像……啊……鸡巴…啊……妹你……不……行……我
  …羞啊…我们不是…变成……同性恋……不行……啊………」
  舅妈:「我俩都没有男人,也不算是乱伦,姐你怕什么……我俩算是同病相
  伶……对吗?」
  妈妈:「那也是…啊……我…舒服……」
  舅妈:「姐你需要用这……吗……?」她拿著假阳具在洞边磨著。妈妈:

  「我……想……但……羞……」
  舅妈:「那我先出房外……你自已用……好吗……?」
  妈妈:「不……我怕……你…留下……吧!」
  舅妈:「那姐你是答应用了……?」
  妈妈:「好啦…怪羞的…」
  舅妈:「那我们把衣服脱了吧……」
  妈妈:「把灯熄了……」
  舅妈:「好……」
  舅妈:「姐……灯熄了……来我帮你脱…」
  妈妈:「好…谢……」舅妈把她的钮扣全脱了,衣服也自动滑落,她再把她
  的乳罩扣子解了…跟著也把衣服脱光,爬上了床。妈妈:「妹这条内裤可以给我
  吗?我见了好像见到小文的爸…」
  舅妈:「好……!你就留著吧…来……」
  妈妈:「我没试过…」
  舅妈过去亲亲她的乳房,再用嘴巴把乳头含住,手指不停的抚摸阴蒂,跟著
  骑了上去,用阴蒂磨擦阴蒂,只听见她俩在喊:「啊…快……啊…嗯……嗯哟…
  ……啊…快点………啊………我受不了……我要…要……快……把它……放进…
  …去…啊…爽……」
  手中拿著内裤拼命的嗅,舅妈也将假阳具从洞口慢慢挺进,妈妈:「啊……
  ……轻点…我太久……没做…过……对……再进…啊到底了……停……动……啊
  ……我……受……不了…快……动…啊……我。来了。啊……」
  舅妈见她高氵朝来了…甚为高兴…即刻抽了出来,塞进自巳的洞,喊:「啊…
  …啊…爽…啊…嗯……啊…哟………」不停的抽动……每一下都插到了底。
  见她满头大汗……妈妈:「妹……我不会做……你舒服吗……?……要我怎
  帮你啊……?」
  舅妈听到说:「好…帮……我…吸……我的乳头……啊……对……了……大。
  力……吸……啊。我……也……要……来…了……啊…来舒服……谢谢姐……!」
  两人拥抱著都给对方深深的一吻…!
  (七)
  两人经过休息,妈妈则害羞,赤裸着身不知所措,想起身又怕,躲在被子里
  回味着,更何况拿着沾有,文儿精子的内裤。
  舅妈则满足的问:「姐……你舒服吗?想不到你浪起来,也够狠的!」
  妈妈:「妹……你知道吗……我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一刹那过份紧张而以,
  不过我们这样算不算同性恋呢?」
  舅妈:「应该算吧……!姐的身栽我倒看不出,好……」
  妈妈:「妹的也不差啊……对了……你那个是什么时候卖的。?」
  舅妈:「那是你弟弟以前卖下的。!你有兴趣……?」
  妈妈:「妹当你弄进来的时候,我还怕承受不到呢……太久没做了……」
  舅妈:「那你感觉如何……?」
  妈妈:「好像回复十年前一般……」
  舅妈:「那我把它送给你好了……」
  妈妈:「不……妹妹……那你不是没得用吗……不行……」
  舅妈:「姐……我俩还计较什么啦……你我都是单身……现在见你如此满足
  ……我也很高兴……其实我早就想和你…但怕你会骂我。」
  妈妈:「我那会骂你呢……?妹待我两母子,恩重如山,连这个你也为我操
  心……难为你了……!」
  舅妈:「姐你是否会介意我们如此玩法吗?怎样说也算是…同性……」
  妈妈:「妹。其实我也是很……需要的……不过为了文儿……我不敢在外面
  做什么,都是一个人在苦苦忍受!那是多么的空虚啊……冲凉时……我……」
  舅妈:「怎啦……姐……?」
  妈妈:「冲凉时用手解决……啦。单用手指没有充实感……和刚才有这个,
  完全是两回事……!」
  舅妈:「姐。这假阳具就送给你吧……真实感……!」
  妈妈:「不行……你也是有需要……难道要它两边跑吗……?」
  其实她想拿着内裤和它一起用多好。
  舅妈:「这也是,夜晚要用,却不在旁,也是不妥……不然我俩去一趟性商
  店,不就行了吗?」
  妈妈:「是啊……不过会害羞吗……?会给外人看到…!」
  舅妈:「别怕……我们又不是偷汗,找一间有女售货员,不就行了吗?到时
  我们两人都有一支,可以通过电话,一起弄呢…」
  妈妈:「那也好……有个伴……应该没问题……好吧……!」
  妈妈:「对了……文儿拿你的内裤去弄,你会怪她吗……?」
  舅妈:「怎会呢?他也不过是发育期罢了……只是这孩子本钱可不小……」
  妈妈:「怎说呢……?文儿他……?」
  舅妈:「我是说他那里大……性欲又强,傍晚泻了,半夜又弄多一次……长
  大后她的妻子可乐呀……!」
  妈妈:「妹我不想再麻烦你……他喜欢内裤,日后我把我的给他好了!你就
  当是你放进洗衣蓝里吧!」
  舅妈:「姐心理学说,他应该是喜欢用过的,沾上淫水最好……」
  妈妈:「这…好吧……我把穿过的拿来就是……不过他的你可别洗呀!……
  我除了要知道他的生理状况外,也不好意思要你帮我洗内裤嘛……好吗……?」
  舅妈:「好…我答应你就是……姐你可会担心,他好奇而嫖妓吗……?」
  妈妈:「对啊……这我可没想过……?妹说他会吗……?万一他真的会,而
  染上性病,如何是好呢……?」
  舅妈:「姐我会留意的……」
  妈妈:「妹……他万一想和女人试试…哎呀……!」
  舅妈:「姐……这样好不好……我只是说说,你可别骂我……」
  妈妈:「妹怎样……你快说嘛……!」
  舅妈:「万一他真的想试…我给他试…好吗……?」
  妈妈:「怎行呢……?你是她舅妈……啊……」
  舅妈:「那好过他去嫖妓啊…况且他在外面,我又怎会知道他做过什么……?她有了我……就不会想在外面……弄了…」
  妈妈:「那倒也是!……那可……难为……你了」
  舅妈:「你不反对了……?」
  妈妈:「我还能反对什么……?不过你可别挑逗他……让他顺其自然……万
  一他真的做了,你要告诉我…你也帮我控制他的次数,可别太密了……好吗?」
  其实她也逼於无奈,自已是他亲生母亲,没理由给他试,原本她想把文儿带
  回家,将自已内裤给他用,一旦到了这问题上,她也把接他回家住的念头打消了,
  无奈的答应了。
  而舅母也会怕她把文儿带走,特地跨大事情来吓吓她,她也不会给他试,只
  是不舍得让他离开,暂时拖着罢了。
  舅妈:「姐那就这么决定了,我们什么时候去性商店?」
  妈妈:「趁今天吧……!免得日后又怕不敢去……好吗?」
  舅妈:「也好……反正趁小文不在,现在又闲着……走吧……姐。」
  妈妈:「好吧……妹可否多等一会……」
  舅妈:「怎啦……?姐……」
  妈妈:「妹…我想……弄多一次……!」
  她想到妹跟文儿弄的情景,无奈的心令她,增加一份空虚需要……!
  舅妈:「好吧!姐要自个弄,还是我帮你……」
  妈妈:「妹……我想让我自已一个弄好吗?你在这,我不敢怎么喊,还是会
  有点羞……下次才和你一起……弄」
  她已经脸红了,舅妈跑了过去往阴尸一摸,舅妈:「姐又湿了……好吧我不
  打扰你了。你就拼命喊吧…!」
  说着就走出了房间。妈妈送她出房后,便把房门锁上,回到床边拿起假阳具,
  放在阴蒂里磨着,手中拿着沾有,文儿精子的内裤在鼻子里嗅,想着文儿在和妹
  妹弄的情景,而心里多么希望,被弄的会是她,她已把那阳具插到阴道里,无奈
  的心是多么的空虚,她要发泻!
  她要用阴道,把那阳具紧紧的吸住,来填满心里的空虚感,她拼命的狂插要
  忘掉一切……解脱一切,拼命的喊:「啊………啊………嗯……哟……我要…要
  …啊…哇…哎…啊……要……文儿…啊……快…插…妈咪……啊……我要啊…给
  ……我…啊……来……嗯……我……受不……了……进……到…里……面…里面
  了…很酸啊……啊。文儿……我要……来了………啊……酸……啊…我……我…
  我……嘎…来…了…来…了……文儿…为什么你会是我儿子…?」
  原来房外的舅妈,也没穿衣服走了出去,留在房外也跟姐姐一同泻了,只不
  过她喊的不是文儿是………姐姐!
  (八)
  突然间,电话响了,原来是警察局打来,说小文车祸死了,舅妈听了后,吓
  得不知如何是好?於是赶紧,把消息通知姐姐。舅妈冲了进房,见姐姐正在床上
  休息,喘着气说:「姐我告诉你一个消息,你要冷静,千万别紧张!知道吗?」
  妈妈:「妹…!什么事嘛?我看是你紧张了,快说……!」
  舅妈:「刚才警察局打电话,说小文他遇车祸了…!」
  妈妈:「什…么…不会吧……!你别…吓……我……妹」她脸上发青的说舅
  妈:「我怎会骗你呢?该怎么办好呢……?姐……你教……我啊……?」
  妈妈:「那还用说吗?还不赶快去警察局再说…!」
  接着两人马上穿了衣服,提了手袋便冲了出去。
  当两人抵达警察局后,便即刻上前查个究竟,结果费了整个小时,警察局证
  实没有这回事,怀疑她们是被人戏弄了,便叫她们先回家等消息!
  两人听了后,稍为心放宽了点。
  妈妈说:「妹妹!要不拨个电话回家,看小文在不在,好吗?」
  舅妈:「对啊姐!我怎么想不起呢?」於是便拨了电话回家。舅妈:「是小
  文吗……?」舅妈很高兴听到小文的声音。
  小文:「是啊……!是舅妈吧……你们去那里了。?」
  妈妈很紧张,抢了来说:「小文…你没事吧?」
  小文:「妈妈……我没事啊…你们怎么了…怪怪的……?」
  妈妈:「没事就好…!你不会出去了吧?」
  小文:「我不会出去了,我要的东西都卖了……我没事……您放心吧!」
  妈妈:「我们就回来了…你吃过了午饭吗?」
  小文:「妈……我吃了……你们自已吃吧!」
  妈妈:「那你就乖乖留在家,可别乱跑了,等我们回来再谈吧!再见!」
  小文:「那好……再见…!」跟着收线了!
  原来小文怕她两人会在家,於是骗了她们去警察局,自已却溜回家,安装那
  部偷窥器。而回到家的小文,进了舅妈房间后,发现为何有假阳具呢?还有他那
  条熟悉的内裤,心想难道舅妈在……?如果不是在……那她早上在房里做什么?
  他不想这么多了,捉紧时间重要,万一她们回来可装不到了!想不到他开这玩笑
  得可真大,差点吓死她们俩个。
  她们两个知道小文没事,心情马上好转,可是妈妈的脸色有变舅妈见了问:
  「姐姐!小文都没事了,为何你脸色……?」
  妈妈羞着脸说:「姊妹!你可别笑我,刚才我一时吓坏了,竟忘了穿乳罩和
  内裤,里头可是真空,难怪刚才觉得下体好凉快呢,怎办好!」
  舅妈:「姐你不说,我也不说,其实我和你一样,都是真空!」
  妈妈:「那我们赶紧回家穿吧!」
  舅妈:「不用了姐,反正外人又看不到,怕什么?」
  妈妈:「那倒也是,但心里总是羞羞的,哈哈!」
  舅妈:「走吧……我们去性商店了……哈哈!」
  妈妈:「今天所发生的事,是我从来没做过的……哎……!」
  今天是周末,乘搭地铁的人也不少,她俩好不容易才能够挤上车由於人挤人
  的关系,她俩被挤到中央,而站在妈妈面前的,是一名年约十五六岁的小男生,
  站在舅妈面前的,是一个中年人,由於她俩里头是真空,所以心情特别紧张!
  车在行走中,难免左摇右摆的,妈妈眼望着那少年,觉得他跟小文很相似,
  脑海里想起,小文那条内裤,心想:「哎呀!」忘了收起来,还留在房里,不知
  小文会不会进房看到呢?於是向舅妈说了!
  舅妈说:「小文很乖要是她不在,小文不会跑去她的房间,叫她不用担心!」
  她听了之后,总算放了心。突然!她觉得后面,好像有东西顶着她的臂部,
  她马上缩了起来,回头一看,也是个小男生,但手上并没有,提着任何东西,这
  么说顶她的,便是他的阳具!她心想她穿的裙很薄,里头又没内裤,怎好呢?又
  到了另一个站,进的人又多了,她已经被挤到,贴近了前面的男生!
  这时候,她脸可红了,因为她的乳房,已经贴在他的胸膛上,她不敢望他,
  把头低下来,却看到自已的乳头,那么他也会偶尔看到了!她赶快把上衣往下拉,
  希望会减少走光,可是她的是豪乳,怎样拉也会有空隙,她只有把头拼命往下遮,
  眼睛却看着,自已的乳头,在男生的胸膛上磨,一阵酸酸麻麻的感觉,进入了体
  内,带来了无比兴奋!快感!
  她开始陶醉着,男生的下体,慢慢的挺了起来,已经挺硬了,还在她没穿内
  裤的阴唇上磨擦着,偶尔顶到那敏感蒂位,她无路可退,后面也挺向了她的臂部,
  她知道她已湿润,马上从裙袋里,拿出了纸巾,怕万一淫水会流了出来。此刻,
  她幻想着那条内裤,也偷偷的幻想,那男生就是文儿!

  她是多么渴望,那男生的手,会摸向她的阴尸,她内心告诉他,来吧就那么
  一次,她用迎送,来接受他的顶撞,她用佩合,来暗示他可放肆,冷冷的小手,
  从裙底摸向她的臂部,是肉与肉的接触,啊……这十年来第一次,有异性的手,
  摸进她的生命,另一只手也摸向,那寂寞的草原!
  当那男生摸了她的阴尸后,淫水也不断的流出,她赶快用纸巾抹了,男生看
  了后,知道她不会反抗,也把另一只手,摸向她的乳房,她拼命把头,遮住男生
  的手,轻轻的:「嗯…嗯…」了两声!
  男生把他的鸡巴,顶向她的阴尸,她也用阴蒂,紧贴他的龟头。突然,那男
  生把自已的拉炼拉下,掀起她的裙角,捉了她的手,摸进他裤里头,她摸到滚烫
  的鸡巴!
  这是她十年以来,已经好没摸过的东西了,这时她心里是紧张又兴奋,她感
  觉上好像,正在摸小文的鸡巴,她情不自禁的,把阴尸迎了上去,捉紧了龟头,
  磨着自已的阴蒂,口中小声的:「啊……啊……嗯……」的叫起来……!
  男生是多么的想插进去,无奈怎样也插不到,偶尔龟头滑了进去,可是一下
  子又溜了出来!她变得着急,她用手来套动男生的鸡巴套,再捉另一只手,摸在
  她的阴尸上,再把他的手指插进阴道里……抽动着…啊。啊…嗯…
  她准备了纸巾,迎合高氵朝的来临!心里喊着:快赶走我体内的空虚,我不再
  沉没,我要吞噬你的手指,要吸住你的手指,要佔有你的手指,要迎合你的手指,
  我把身躯都给了你,啊……我……啊…要来…了…啊…来了………文儿……母亲
  的无奈呀……啊…母亲只能幻想佔有你……而不能真正佔有你………为什么你是
  我儿子…呢……!…文……儿……妈妈……好……辛…苦……啊…!
  刚好地铁到站了,也结束了这次的放荡,妈妈也赶紧用纸巾,抹掉留下来的
  淫水的与精液,舅妈这时候,也伸了只手过来说:「姐……你……有纸巾……吗?」
  (九)
  两人离开列车后,匆匆的加快脚步,想用最快的速度,离开地铁的范围!
  当穿过了两条街道后,此刻的心情,才松懈了一口气,两人禁不住的,向对
  方笑了一笑!她们也跑了这么久,口开始渴了,於是走进了快餐店,也顺便借个
  地方,清理一下汗和水吧!
  两人经过一般清理后,都各自叫了饮品,这时候,舅妈问:「姐,怎样了?」
  妈妈问:「什么怎样?那你呢?」
  舅妈:「我……没什么……!只是在外面磨擦了几下…!那你有让他插进去
  吗?」
  妈妈:「要死啊……!怎进啊……?当然没有啦……!」
  舅妈:「难道你想都没想过,要给他插进去吗?」
  妈妈红着脸答:「想是有想过了,可是没有做,,!」其实她已吞过整个龟
  头!
  舅妈:「其实我也和你一样,那你有泻吗?」
  妈妈:「有…!只是有点难受……!没有充实感……!」
  舅妈:「我也和你一样,不说了,我们赶快去性商店吧,好吗?」
  妈妈:「好啊,怕你了……」
  当她们来到了,店门口之后,妈妈却不敢进:「怕羞!你进去吧,我等你」
  舅妈:「姐……你羞什么嘛……都来到门口了!」强把她拉进去了。店里有
  位女员货员上前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们的吗?」
  两人进来后,便看得目瞪口呆的,便说:「我们参观一下!」
  售货员:「请随便!」
  两人走到摆放假阳具的柜台,看得两人面红耳赤,因为有大、有粗、还有的
  齿型,有的还有粗粒浮点,妈妈想起,早上用那支,简直小巫见大巫!
  舅妈捉了她的手说:「姐……你喜欢那一种尺码?」
  妈妈:「妹你赶快选吧,我心可慌着呢!万一有客人来,羞嘛!」
  售货员:「不知你们想找那一种款式,要震动还是要伸缩的呢?」
  舅妈:「有震动的吗?」
  售货员於是拿了,一支会震动的给她们看,舅妈拿上手玩了可说:「这支好
  啊!够粗……怎样……姐……」
  妈妈:「不…太大了……对了……你看过小文的……他是那一种的……?」
  舅妈:「姐……是这一种尺码的……」
  妈妈:「不会吧…这么大…?你别骗我啊!」
  舅妈:「我可没骗你…真的……!」
  妈妈:「那……我……就要……这支吧……!」脸上马上一红!
  而舅妈也选了一支会伸缩的。
  售货员:「还有一种是给两人用的,你们要看吗?」
  舅妈:「怎么会有两人用的呢?拿来瞧瞧!」
  售货员拿了一支有两个头的给她们看。
  舅妈看了说:「姐!这好啊……我们可以一人一边的……哈哈……」
  妈妈:「你是说我们两…!」
  舅妈:「是啊…!好不好…到时我俩可以一起用。?」
  妈妈:「啊……别说出来嘛……多羞……好……吧…快点……!」
  两人付了钱后便走了,出到门口舅妈说:「回家试了……」
  妈妈:「不…我还想卖点东西……」
  舅妈:「你想卖什么……?」
  妈妈:「我想卖些内裤,我穿的款式,怕小文会不喜欢……!」
  舅妈:「那……快走……啊…我有朋友是卖女人用品的……」
  妈妈:「好……那快走…!」
  她们来到了一个,宊卖胸围和内裤的商店,可真是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突然有人从后面喊:「美霞…!喂……!美霞…」舅妈回头一望,舅妈:
  「小凤!我带了姐姐来找你卖点东西!姐……这位是这的老板娘……小凤」
  妈妈:「小凤姐…我叫素芳……!你好」
  小凤:「你好!你们要找点什么的?」
  美霞:「我姐姐想卖点内裤!」
  小凤:「那容易!过来这边看……」
  舅妈:「姐…你想要怎么款式的,这里都有…慢慢看……」
  妈妈:「妹……不知道小文会喜欢那一款?上次你穿的是那一款呀?」
  舅妈:「我穿的是这种款式,通花的……!」
  妈妈:「那我就卖这款式……」
  小凤:「你不妨试试这种新款式,现在可流行……」她拿起一件T字型的给
  她看。妈妈:「这怎穿呀……穿了好像没穿似的?」
  小凤:「现在可流行呢,多性感呀,我相信你穿了,一定好看……!试试嘛!」
  舅妈:「是啊姐……你就去试穿一下嘛!」
  於是便拿去了试衣间试,妈妈:「妹……你进来一下。!」
  舅妈进去房间问:「怎样了……?不错呀……多性感」便在阴尺摸了摸。妈
  妈:「怎穿嘛……!阴毛都跑到外面了!你还摸…气死……!」
  舅妈:「那是姐姐毛多嘛……!这样才性感呢!要是你穿裙,给小文看到,
  可乐死他了……!」
  妈妈:「真的吗……?不知道……小文真的会不会喜欢呢?」
  舅妈:「他一定喜欢……放心……!要不然叫他帮你选……」
  妈妈:「你找死啊…!那就我听你的啦……哎……真难为母亲……!」
  舅妈:「我也要卖几条试试,不错,不错!」
  (十)
  两人卖了东西,便坐了巴士回去,回家途中妈妈:「今天那个男生可真是…
  …!」
  舅妈:「怎么还想着他?姐。其实他鸡巴大不大啊?……哈哈!」
  妈妈:「不是想着他啦,我是说他啊,才不过才十五六岁,便敢在外面乱来
  ……在列车上如此这般…真的的!要是给她母亲知道…不气死才怪……!」
  舅妈:「时下的年青人,可发育得早,看小文的鸡巴便知道……!」
  妈妈:「妹妹…不知小文会不会,也像那男生这样大胆呢?」
  舅妈:「我看不会吧,小文那么乖……!」
  妈妈:「希望如你所说吧!我可把希望全放在他身上……!」
  舅妈:「姐……要不然等一会吃饭的时候,你试一试便知道……!」
  妈妈:「我怎能试呀……我是他妈妈……我又怎能会试到他呢,他也不敢呀!」
  舅妈:「那倒也是…要不我来试他好了。……怎样?」
  妈妈:「那又要难为你了,你怎样试他呀……?」
  舅妈:「等会吃饭的时候,我穿性感一点,来一招春光乍泄…好不好……?」
  妈妈:「好吧……!试试他也好……希望他…哎…!」
  舅妈:「姐到了……下车吧…我的好妈妈…!」
  小文这时候,在家里也把所有的,装置弄好了,当一听见开门声,便假装在
  做功课。妈妈:「文儿……妈回来了,在做功课啊……真乖……!」
  舅妈:「文儿……还不赶快过来,给你妈妈瞧瞧,今天可差点吓死她了…!」
  小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说得那么严重……?」
  舅妈:「今天警察局打电话来,说你遇车祸了,这还不把你妈吓死啊?」
  小文:「是什么人那么无聊,竟开这种玩笑……妈。您受惊了」说着又往前
  一抱,把整个头拥向母亲的乳房上,心道:「妈的乳房又大又香!真想亲它一下!」
  听见舅妈喊了一声:「哎呀…姐姐……漏了一袋东西没拿……!」
  妈妈也慌张的说:「是什么东西……?」
  舅妈:「就是那一袋啊……两个…那袋……!」
  妈妈:「你是在那弄丢的…真是的……!」
  舅妈:「应该是在小凤那里吧……!」这时候电话响了!
  小凤:「喂……你好…美霞有家吗……?」
  舅妈:「我是!请问是那一位?」
  小凤:「美凤……!是我小凤啊……你漏了一包东西在我这里!」
  舅妈:「谢谢你啊…等会我过来拿,麻烦你代我收好……谢谢。!」
  小凤:「不用了……等会我下班回家,顺道拿过去给你便行,好吗?」
  舅妈:「那谢谢你了,对了,你可看过……里头的…东西……?」
  小凤:「我……没……看。过……!」
  舅妈:「那谢谢你了……!我等你……呀……!」跟着便挂了,舅妈也把姐
  姐叫了进房去。
  两人进房后,妈妈说:「你怎能把那东西给丢了呢!还给熟人舍到,多羞呢
  ……」
  舅妈:「没关系啦…大家都是女人……!」
  妈妈:「你叫我进来,什么事啊……?」
  舅妈:「还不是为了,试试文儿那件事……!」
  妈妈:「对啊……!你打算怎样试呢?」
  舅妈:「姐。那你赶快把内裤给我啊……我把它放在洗衣蓝里……」
  妈妈:「那……好……吧……!」
  於是妈妈便把裙底掀起,准备把内裤脱下的时候,想起等会要给文儿看的时
  候,下体欲有了反应,听见舅妈说:「姐……我帮你……脱!」
  舅妈走了过去在她耳边说:「文儿可喜欢沾有淫水的内裤……啊……!」
  妈妈羞着脸答:「今天我的内裤整条都是…淫水……!」
  舅妈蹲下便把她内裤拉下,见到她阴尸,不禁摸了一下,说:「姐……你可
  ……湿……着呢。!」跟着把头凑了过去,伸出了舌头,在她的阴唇上轻轻的舔
  了一下,用舌尖撩弄着阴蒂,妈妈也禁不住,小声的哼了起来:「嗯……你怎…
  …亲……我下…面呢……我。会受不了……的。而且还在这个……时候……文儿
  他会听见的……!啊…我……嗯……你……哎呀……」
  这时候她想到,文儿正在外面,自己欲在这里弄…心里头不知多兴奋呢……
  像在偷情般似的,她也在幻想那舌头,是文儿在她下面亲着……,双手也忍不住
  的,不停挤弄自已的乳房,淫水也不断的……涌出。!
  舅妈:「姐你想继续呢,还是停了呢……?」又将舌头在洞的边沿舔了,还
  将舌头伸了进去!
  妈妈:「我…我…想……啊……用那…阳具…噢…不……来不及……了……
  我……来了……!」
  舅妈:「姐…怎么这样快呢……?」
  妈:「妹……我下面经不起亲的……一亲了高氵朝就会很快来,妹坦白告诉你
  吧,我曾经被人强奸过,而我不报警的原因,是为了怕文儿的父亲知道,嫌弃我
  会不要我之外,还有他在强奸我的过程中,也是用嘴巴亲下面的,最后还是我叫
  他插进来的,所以我怎能报警呢!」
  舅妈:「那后来还有来往吗?」
  妈妈:「当然没有啦……!最后看报纸说,他好像被捉了……!」
  於是妈妈用内裤抹了阴尸,递了给舅妈说:「这淫水该了吧……」
  舅妈:「了…你穿这条新卖的T字裤吧……哈哈……!」
  妈妈拿起了穿上后,感觉上好像没穿似的,於是也去饭了!
  跟着听舅妈喊道:「文儿……你帮妈妈做饭,我先去冲凉……!」
  小文:「好…」见他从书房出来!
  过了片刻,舅妈出来说:「小文到你了,快去冲凉,然后出来吃饭……快…
  …」
  小文说:「我这就去冲……!」
  小文进到浴室后,正想把衣服丢进洗衣蓝时,突然发现舅妈的内裤,鸡巴也
  一下一下的挺了起来,拿起来一闻,有一股腥味,心想那是舅妈的…,他马上用
  手套动着,脑海里欲想着妈妈的乳房,还有那乳香,最后那滚烫的精子,也随他
  急速的动作下,给喷了出来,不过这一次,他可算准了时间,把内裤及时拿开,
  跟着冲凉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