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我叫凯蒂(Katie),从我的名字上看来你们定知道我是女性。
  我现年十五岁半,在念中学九年级(注:相当于国中初三)。
  我自十二岁时开始发育,也逐渐开始了**自慰,多是在浴室淋浴时抚弄阴核,觉得很舒服。有时一星期做一次或两次,有时则一、两星期都没有做。
  自半年前进入十五岁后,我逐渐开始有些想男人。我并没有想要找男人,只是在自慰时一面抚弄**肉芽,一面想像如果是男人在拥抱抚摸我,不知那会是怎样的感觉?
  在生理卫生选修课中,我已懂得男女**的基本常识,并且在好几本参考书上看到过男性生殖器的图解和真实照片,并看到几张男性生殖器平时下垂时充血涨大的比较照片。
  自好几位女同学处,也听来了许多很详细、很露骨的男女**的描述。
  这令我相当神往,但也相当害怕:校中好几个女生怀了孕,有的休学回家生小孩,不再出现;有的做了坠胎手术,听说是因**或是被强姦而怀孕的。
  我知道**会可能產生怎样的后果。
  我的朋友中也有男孩子,但那只是普通的朋友,我至今并没有“男朋友”。
  我的爸爸,现年卅七,十分英俊、强壮。
  在我记忆里,爸爸从来都没有向我生过气,他对我总是那么温柔爱护,我们一直都十分亲近。
  近来我在自慰时,不知怎的老是幻想著爸爸;但那只是幻想,我并没有真的想过要和爸爸**。
  爸爸临睡前,常会到我的卧房门口检视张望,看我是否已安睡,有没有盖好毛毯。
  我房中有小夜灯,他可以看得清楚。
  有时我并未睡著,当他开门向内张望时,我便合眼静止,假装已睡著。
  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自慰时,突然生出一个主意。
  又快到爸爸来例行检视的时候了,我在想如果爸爸看到我**睡著,不知会怎样反应?就在这时房门的球状把手开始转动,爸爸来了!我立即把正在扪弄阴核的手缩回放在身旁,将眼闭上,假装已睡著。
  我听到房门开了,我眼微睁一线偷看动静。
  爸爸没有像平时一样,立时离去;他站在门口,向我凝视。
  片刻后他便走进来,站在房中央。
  我静卧著不敢移动,我的腿原是分开的,在小夜灯的光影里他应可清晰的看到我的整个**。
  在我的记忆里我想不起他曾看过我的**,自我懂事以来我从没有让爸爸看到我的**或**。
  他移近至我床边,这时我可看到他的裤裆前襟已如帐篷似的顶起。
  「啊!上帝!妳真美!」他的声音极其轻微,只有在很近距离里的我才能听到。
  他就这样站在床边,向我凝视了几分钟。
  我的秀发过肩,棕褐色带有闪灿的金光;**虽不太大但却是圆鼓鼓的,仍在发育中;**上有几丝稀疏浅褐色的性毛,**其他部份则仍是光溜溜的。
  这时不知怎的,我的奶头竟已自动发硬,站立了起来,**中也已渗出一些**。
  我希望爸爸不会察觉到我的肉户已这样的潮湿。
  他慢慢的退后,转身走出房门,然后把门轻轻关上。
  我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下来,但却又有仿然若失的感觉。
  我内心希望他会有所动作,不仅只是站著呆看不动。
  待门一关上,我的手便立刻回到屄缝里,迅快的拨弄。
  想起爸爸看到我的**,他那胯间的**竟会马上勃起,我内心十分兴奋,瞬间我便达到了前所从未有过的**!我几乎要大叫出声,但终于极力忍住。
  **慢慢过去,我躺在床上静想,不知爸爸的**是什么模样?从他裤裆被撑起得那么高的样子,他的**一定很强大,我不禁将右手中指插进**中。
  我的处女膜在我去年用月经棉柱(tampons)时已受损破裂,当时曾少许出血,有点儿痛,但随后就好了。
  我用手指进出**了几次,幻想著那是爸爸的**,但手指细短,有些乏味,便停了下来。
  我想要的是一根较粗大的东西,或是真的男人**。
  但我并不想要别的男人的**,我心中想要的是爸爸的**。
  早上起来,爸爸像平时一样替我做了丰美的早餐。
  初看到他时我觉得有点羞涩,但过了一会儿就好了,恢复正常。
  早餐后,和平时一样,爸爸先行离去上班公室,然后我就出门搭乘校车上学。
  晚上我原想仍旧裸睡著等爸爸来,但不巧的是月经下午竟先来了,上床入睡时我用了卫生棉,穿了内裤和睡衣,也盖上被单。
  正要睡著,爸爸轻轻开门进来了。
  他和以前不同,今夜只穿著一条贴身内裤,上身**,裤裆中明显的鼓起好大一包。
  他凝视著我,犹豫了好一会儿,便又关门退出。
  他的离去令我有些伥然若失。
  这样过了好几天,我的月讯终告过去。
  这夜我不穿睡衣内裤,**仰卧,双腿大大的张开,脚踝伸出我的单人床外两侧,我要爸爸可以无碍的看到我的**。
  爸爸来了!他扭开门,向内张望,然后就走了进来,反身把门关上,并按下门锁。
  爸爸上体**,只穿了短内裤,他走到床沿,向我我**上下察视,他的内裤裤裆迅速膨涨,又顶起了篷帐!我仍装已熟睡,一动也不动。
  我只觉小腹下微微发热,**中已泌出些**。
  爸爸在床边审视了几分钟后,便脱下了他的内裤。
  「呀!好大的**!」我心中暗自惊呼。
  那像是一根八、九吋长的手电筒,尖端顶著紫红发亮的头盔,下面是圆球形的结实囊袋,可以清楚地看到囊中的两颗小肉球,涨鼓鼓的左右突出。
  我十分激动,但又有些害怕。
  爸爸伸出右手轻轻的放在我的屄上,中拍伸入屄缝中抚弄。
  我感到很性感,不由自主的立时又渗出些**,我知道他的手指已全滋了,而我的**仍在不断的潺潺泌出。
  他把左手盖在我右面的**上,轻轻的揉捏。
  我不知我是否应在这时假装苏醒过来,但我不希望他会因此而终止抚摸,所以我仍旧继续装睡。
  我瞇著眼偷看,爸爸的**头上冒出了些半透明的浓粘液体,缓慢的流滴下来,下垂的细丝沾绵不断。
  爸的右手仍在抚摸我已湿透的小屄,左手轮流搓揉我的一**球。
  我的小屄好想他的**插入,但又有些害怕。
  我知道女儿让爸爸这样摸弄是不对的,但我就是想要爸爸抚摸我!爸爸的粗大中指插进了我的**,轻轻的进出转动。
  啊!好舒服!
  几分钟后,他抽出了手指。
  他很小心的爬上床,置身在我左右大大张开的**当中,然后便俯身轻贴在我的身上。
  他用手肘和膝盖支撑著体重,是“贴”住我,而不是“压”住我。这样我俩便成了上下重迭在“I”字和“Y”字。他是“I”,在上;我是个倒过来的“Y”,在下。
  我觉得有硬硬的东西在碰触我的肉户,我知道那是爸爸的**头。
  我既兴奋又害怕。我没有作任何避孕措施,爸爸也没有戴安全套,但我不愿阻止爸爸的行动。
  爸爸用**在我的**的屄缝中上下来回磨擦,有时特地挑拨阴蒂。这样弄了两分钟,他便将**顶住我的小屄入口。
  我闭著眼,我想爸爸不会真的插进来、不会真的**他自己的女儿吧!我保持静止不动,在想他到底会怎么做。
  他停留了一会,我觉得他在微微用力,他的**头已顶进了我的**!我没有出声,他又再向里顶,我觉得好胀,他继续耸顶,**似又进来了许多,我觉得有些痛,我知道我应及时叫他停上这**的行径,但不知怎的我就是做不到。
  我可听到他的呼吸变得很重浊,他暂停一会后,又再度向我屄里面顶进,**越顶越深,我觉得十分胀,但并不太痛。
  他呼吸粗重的又继续耸、顶了二、三分钟,然后便紧顶著我,不再能前进,他已全尽入。
  他的阴囊紧贴著我的臀沟,我的**已被胀至饱和,我从不曾有过这样的感觉。
  爸爸停了一会,便开始耸动,他将**轻轻拔出两、三吋,又再缓缓插入。
  我有点痛,但并不太厉害,我可以忍受。
  他重复的做著抽出又插进的动作,**了一、两百次后,**的幅度逐渐增大,最后可能有五、六吋吧。
  他每次插入都会插至尽根,令阴囊撞碰在我的臀股上。
  他不停的**著,喉中发出愉悦的哼声。
  我不知爸爸会要**多久,我不禁想起,有次看到一条雄狗和母狗交合,那雄狗爬在母狗背后挺耸了才十来下,便退了下来,但**被锁牢,不能脱出,两只狗屁屁相对的被链在一起,过了近十五分钟才脱离开来,围观的我们都看到,雄狗的**仍然梃硬,沾沾湿湿的,纷红油亮。
  爸爸的**有节奏的在我的**中进出,痛的感觉已消失,代之而起的是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我偷眼看时,爸爸英俊的面庞就悬在我的面前,距我才四、五吋,他两眼闭著,胸部微微压住我的**,腰臀规律的上下耸动,他脸上表情显示出他正沉醉在极度的欢娱里。
  几分钟后,他的**加快的抽送起来,越来越快,喉咙中竟发出野兽般的低吼,阴囊以极快的速度不停衝撞著我的臀沟。
  我被他弄得又酸又有些痒……但突然他停止了**,**深插我的屄中,下体紧紧压住我的**,他全身紧绷,我可感觉到他在颤抖。
  「啊!上帝!」爸爸大声哼出。
  我觉得我的屄里有异感,他的**涨得好大,一突、两突、三突……是他在我屄里射精!没想到他竟就这样毫不顾后果的在自己女儿的屄里射精,洒下他的种子!而他还在不停的一突一突的吐出**,我不知他要射多久才会停止。
  爸爸的**终于停止跳动,**却并没有缩小。
  又过了两分钟,他才把仍是硬硬**自我屄中拔出,起身下床。
  他穿上内裤,轻吻我的樱唇,便离开我的卧室,将门轻轻关上。
  我一时不能动弹,心中十分惊恐。
  我深感这都是我自己的错,我本来可以叫他停止,中止这不伦的淫媾,但我没有,一任爸爸偷香洩慾。
  我伸手去摸**,里面仍觉得有些酸,屄缝、大腿跟和臀缝都一片粘湿。

  我想起身去浴室清洗,但混身疲惫,大腿乏力,同时又担心去浴室途中碰见爸爸,那会很尷尬。
  我勉力找到枕下的内裤,将之塞住屄眼,收拢双腿夹牢,以免精糊流滴弄脏床单。
  我想起卫理书上曾说,受孕多在月经结束和再次开始的当中两周,我现在月经刚过,也许不会就此受孕吧!当然我也知道这也并非绝对保证。
  看看收音机上的时钟,己是11:55PM。http://www.DYWX.nEt第一文☆学
  我在床上躺著休息了很久,脑中一直回想著爸爸的大**在我屄中进出的奇妙快感。
  我坐起来,穿上睡袍,用手将内裤紧掩屄口,轻步走进浴室,关上门,坐在马桶上,让爸爸射在我屄中的**流出来。
  我忍不住低头仔细观察,那是些很浓的乳白粘液。
  我回到卧室,换上另条干净内裤,盖上被单睡觉。
  我今夜尚不曾有**,但此刻我并不在乎。
  只是我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的慌乱,良久终于在不知不觉的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爸爸一如往常,像夜来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我也就假装作若无其事,但我脑海中一直在想著他的**,及他曾在我屄中射精的这件事。
  接下来的两夜,我不知为何,性感不高。
  每夜我都是穿著内裤,盖上被单睡觉,爸爸也没有来到我卧房来。
  这是被爸爸偷姦过后的第三夜。
  我心中又有了强烈的性需求感。
  没穿睡衣,脱去内裤,全裸躺下,用被单将腰以下的半身盖去,伸手在屄缝中慢慢抚弄,阵阵快感传来。
  突然我听到门把手转动声,我赶紧把手拿开,闭目装睡。
  爸爸轻轻推门入内,又轻轻关门下锁,走到床边。我瞇眼偷窥,爸爸只穿一条内裤,裤裆似小丘隆起。
  他凝视我片刻,我知他在观看我的乳峰,他的裤裆立即又撑高了起来。跟著他便揭去我盖住下半身的被单。
  一看到我的裸屄,他的呼吸立刻加快,变得粗重。
  「啊!真美呀!真美!」他轻声喃喃的说。
  他飞快褪下他的内裤,八吋多长的粗壮大**立即“弹”出来,雄纠纠的似一尊小钢炮,向上方六十度的方向翘起。
  想到前夜它曾在我屄中肆虐,采了我的处女花心,我不禁心旌荡漾,小屄中不自主的泌出水来。
  我的双腿虽是分开的,但分张得不大。
  爸爸右手伸入我的腿间,摸弄我的肉屄,我的屄缝就更潮湿了,他在屄缝中揉弄了一会,他的手指已是湿漉漉的。
  他抽回手,轻缓的将我的双腿大大分开,便很小心的爬上床,把下身放置在我八字分张的大腿间,轻压在我身上。
  我俩又成了“I”和倒“Y”相迭的形式。
  爸爸将我的腿迫开后,又将我的膝盖抬高,这样我的**就更形向外突出。
  我的良知告诉我,我应该马上制止他,不要再继续这违反伦常的淫行,可是不知怎的,我只是乖乖的躺著佯睡,一任爸爸摆布。
  爸爸将**塞入我的**,便轻轻的挺动屁股,将铁硬粗壮的大**一分一吋的插入我的屄里,每向内顶入一次爸爸喉中便会发出低声的愉快呻吟,似是感到很大的快乐。
  我虽未感到似前夜初次被插入时那样的痛,但**壁被他的**头一分一分的撑开,胀得好紧好难受。
  还好**中已充满了**,大大减低了我的紧胀的痛苦。
  我觉得爸爸越插越深,八吋多长涨硬的男性生殖器已完全进入我的小腹,结实鼓涨的阴囊紧贴我的股沟。
  **被爸爸的强劲的生殖器充实,令我十分兴奋,但仍有些害怕。
  **全部进入后,爸爸静止了片刻,便开始抽送动作。
  爸爸将大**几乎完全抽出,只留下**在内,立即又再度尽根插入,他发出愉快的呻吟,很有节奏的耸动屁股,重复的做著这样的进出动作,一遍又一遍的、温柔的**著我的**潺潺的、尚未完全发育成熟的小屄。
  我被他这样**了很久,我觉得十分舒畅,我尽力忍住不让自己呻吟出声,但我的身体却不听控制,屄里渗出**,有时还忍不住要微抬臀部,迎凑爸爸的插入。
  他增快了抽送的速度,**在我的**中频频出入,我感到不可言喻的性感舒畅,这美好的感觉愈来愈浓。
  自爸爸的哼吟中,我知道他也正享受著极大的快乐。
  突然生殖器深深插在我的屄里不动,爸爸停了下来。
  他在调匀呼吸,似在尽力抑止他的激动的情绪。
  停止了几近一分钟,他才又继续开始抽送。
  这次他只将**拔出一半左右,便又即行插入,**得比刚才快了许多,也加重了**的力道,不再是温柔的缓缓的抽送,而是密锣紧鼓的狂捣我的**。
  在他一轮猛烈的狂姦之下,我屄里酸胀难当,太舒服了!我混身紧张,更紧张,呀!似气球爆炸了,脑中一片空白,一股热流自小腹涌出,朦胧中**自动一张一合的强烈痉挛……我到达了从未经历过的、形容不出的令人欲仙欲死的**。
  爸爸开始了一轮更快、更用力的狂抽猛插。
  「啊!上帝!是的!就是这样!噢噢噢噢噢噢!!!」爸爸低吼著,全身发硬。
  我感到他在射精,猛烈的射精!虽只是射了短短的几秒钟,我感到爸爸的**已泛滥充满了我的**。
  我几乎不能相信,我竟又再次让爸爸姦淫我,在我体内射精,还到达强烈的**!
  爸爸也混身乏力,手脚松懈,不再能支撑体重。
  他压在我身上,我觉我他好重,我仍闭眼装睡,我可听到他粗重的喘息。
  好一会,他才拔出似硬橡皮管的**,爬了起来。
  他穿回内裤,在我唇上轻吻,又吻了我的一**峰。
  「晚安!我的美丽公主!」他轻声喃喃的说,便出门离去。
  我躺在床上,心思又开始紊乱。
  我为甚么又让爸爸偷姦我?现在我**中充满了的是爸爸的**,我的**深处尽是他的种子。
  为什么会这样?
  我把膝盖放平下来,摸出枕下的内裤,塞在腿叉间,双腿伸直夹紧,不让屄中**漏出,以免弄脏床褥。
  我想去浴室清洗,但我想还是再等一会,免得碰见爸爸或妈妈,但我不知不觉便睡著了。
  再睁开眼时,已是早上七时。
  我披上睡袍去到浴室,我屄中仍有一些残留的乳白浓沾的**,我坐在马桶上,让它们流出,又排出相当涨的尿液。
  淋浴将全身洗净,回房穿上衣裳,才下楼用早餐。
  今天是星期六,我也已较平时起身迟些。
  爸爸大慨算准了我何时会下楼来,刚替我准备好了早餐,有橘汁、炒蛋,bacon,烤英国松饼(EnglishMuffin)等我喜爱的食物。
  他自已则已用过早餐,正在看晨报,喝著咖啡。
  「睡得还好吗?」爸爸问。
  我不知要怎样回答,我心中相当紊乱,我只是点点头,便低头用餐。
  爸爸的沉著稳定的神情令我有些惶惑,也令我感到一些不自在。
  他已两次在我的屄里射精,我可能会怀孕,但他却若无其事!?他仍继续看著报纸。
  早餐后,我便出门拜访我的密友丽莎(Lisa),交谈散心。
  我们之间是无话不谈的,但我当然不会告诉她我和爸爸的**。
  和她在一起可以让我暂时忘却我那脑中挥之不去爸爸夜来在我身上干的那些事。
  我们也谈到校中的男孩们,然后便一同做了些功课。
  我在快要晚餐时才回家。餐后我便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
  我脱去外裳,穿上睡衣。
  我开了电脑,戴上耳机一面听CD,一面在Internet网上找到一些有关法国大革命的资料,以用于我正在准备写的历史课的报告。
  随后我进入Internet的聊天室(ChatRooms)和几位网友聊聊。
  八时我便下网关机,坐在床上,靠坐床头,打开电视,随意瀏览不同的频道。
  九时左右,有人在房门外轻敲。
  「是谁?」我问。
  「是我,我可以进来吗?」是爸爸的声音。
  我不知他这时来有何企图。
  我检看自己,身上不当显露的部份都已经盖好,便说:「可以,请进。」
  爸爸进来,将门关上。
  他刚浴罢,穿了件浴袍,他走到床边坐下。
  我背垫著枕头靠坐床头,睡衣不长,**大部份都露在外面。
  昨夜的情景又出现脑海,我的屄内立刻发热。
  「妳觉得还好吗?」他注视著我问。
  「还可以,我猜想。」我回答。
  「昨晚是很特殊的一夜。」他平静的说。
  我不知要怎样回答,低头默默不语。
  「是不是仍在生我的气?」他问。
  「我只是觉得心中很混乱。你不应该在我里面射精,我可能会因此怀孕。」我不禁漏口说出。
  他伸双手将我抱过去,轻拥怀中。
  「我不可能让妳怀孕。」他说。
  「甚么?」我有些迷糊了。
  「我不能使妳怀孕。妳弟弟出生后,妈咪不想再生,那年我便已做了输精管结扎手术。」他回答。
  他开始按摩我的背部。
  我一直在想,爸妈是用什么避孕法?原来他们用这法子。
  在他的按摩下,我觉得好舒服,我们这样抱著,又让我想起昨夜的情景,我的**开始潮湿。他先在我颊上轻吻,然后吻我的樱唇。他在我的樱唇上,温柔的轻吻了好一会儿。
  我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我好想和他**。
  「我知道妳是喜欢**的,昨夜妳曾感到舒畅。」他吻著我的前额,絮絮轻语。
  他的嘴唇又回到我的樱唇上,可是这次他却是热情的、蜜蜜的、像情人似的吻我。
  我感到睡衣被掀起,他的一只手盖在我的右乳上,温柔的抚弄。他的舌头分开我的樱唇进入我的口中,不时他又会含住我的舌吸吮。
  被爸爸拥抱、抚摸、蜜吻,真令我心神俱醉,我的**和内裤裆都已湿透。爸爸吻了良久,他为我脱去罩头睡衣,我身上只剩下比基尼小内裤。
  「妳真美极了!」他低声说,声音变得很粗重。
  他站立起来,解去浴袍。
  里内没穿内裤,他已全身**,大**昂然梃立,棒上青筋毕露,**紫红油亮。

  他走近我,让我平躺在床上,双手手指勾住我的内裤腰,把我的内裤褪了下来,丢在一旁。
  他弯下身来,头部靠近的的**。
  我不知他要甚么,直到我感到他的舌头舐弄我的粘潮的屄缝。
  我突感无比的性兴奋,他停止舐弄。
  「唏唏唏唏唏唏唏唏!妳想要别人听到?」他急急低声说。
  我完全没有知觉到我已尖叫出声。
  他的舌又回到我的屄唇上,来回上下舐弄。
  一波又一波的快感阵阵传来,我尽力注意不让自己高叫出声,但不能忍受的,不由自主的发出如怨如泣的低声呻吟。
  脑海中充满了性的快感,体内愈来愈紧张。
  爸爸将手指插入我的****,我觉得我在接近**。
  我需要的他的**,不是手指!
  「快把**插进来!」我闷哼著。
  「妳肯定要?」爸爸问。
  「是是是是是是!!!!!」我回答。
  爸爸很快的爬在我身上,迅速的将**深深插入我的**。
  这时即使天塌下来我也不在乎了,我只要爸爸粗长铁硬的**插在我屄中的那美妙感觉!他的**开始运动,快感在我脑中泛滥。
  「噢……噢……噢……啊……啊……哎……哎……」我心醉神迷,忘形的大叫。
  爸爸忙不及迭的用手掩住我的口。
  猛烈的**淹至,我的**狂涌而出,**强烈收缩痉挛。
  猛烈的**渐渐低,爸爸开始飞快的**,下下尽根,紧压我的**,磨旋顶研。
  **在爸爸的抽送下,“叽咕叽咕叽咕”的发出春声。
  「啊!好酸!好胀!……好舒服!」
  几分钟后,我又被爸爸的紧密攻击逼上**!爸爸的呼吸变得十分粗重,他的屁股迅速耸动,**像引擎的活塞一样,在我的**中飞快的出入。
  突然,我觉得他的**膨涨得更大,他尽量深深顶进我我屄花心,一突一突的开始猛烈射精。
  十来秒钟后,他已射完,但他没有拔出**,任它留在屄内。
  他紧抱我,我圆鼓的**被他强壮的胸膛压成圆饼。
  他密密的吻我,我也吐出丁香小舌,让他含吮我的丁香小舌。
  「真太棒了!」他说著,将仍是硬硬的**自我满溢著**和**的**拔出,站立起来。
  「爸爸,你肯定我不会怀孕?」我问。
  「当然,绝对不会!」爸爸很肯定的回答。
  爸爸从没有骗过我,我相信他,虽则内心仍有点害怕。
  「你应该走了,久了会引起人怀疑。」我说。
  「克蒂,我的美公主,我好爱妳!」他说著,重新披上浴袍。
  「爸爸,我也好爱你!」我由衷的回答。
  爸爸再次将我拥入怀中,「不会再担心、胡思乱想吧?」他语调中充满了关怀。
  「不会。」我回答,事实上我是仍是有些担心害怕。
  爸爸走了出去。我找到我的内裤穿上,再又穿上睡衣。我躺在床上,脑中又是一片混乱,我试图整理出个条理。
  我已让爸**了三次,而我真的觉得那是十分美妙的享受。
  事实是,我就是想他的大****我的屄,我就是想他在我的屄里射精,只有那样我才能感到真正的快乐和满足!
  爸爸的**自我屄中缓缓溢出,我起身去到浴室,让它滴入马桶内。
  看到那白浊的**,我在想那里面到底有没有会游泳的精子?不是我不相信爸爸的话,而是书本上说结扎手术有时也并非百分之百的保证有效。
  回到床上我仍有些心地不寧,胡思乱想。
  我以后该怎办?我本不应和自己的爸爸**,但我竟已和他做了三次!如果被妈妈发现了,她可能会杀了我,而爸爸会被送进监牢。
  我实在要和爸爸好好商谈一下,我绝对不愿见到爸爸连同他那好可爱的大**被关进监狱。
  第二天是星期日,中餐后我又去了丽莎家。
  我们俩人单独在她的私室时,我问她:「妳有没有想过和男人**?」
  「近来一天到晚都在想!妳呢?」她问。
  「我也是。说来有些不正常,有时竟会幻想到我爸爸。」我说。
  「你真幸运!你的爸爸好英俊!我的爸爸却是一个丑胖子!我也常常幻想到妳的爸爸!」她回答。
  丽莎的爸爸是很胖,大腹便便,但并不难看。
  事实上,他对人一向都很和气可亲。
  「妳真的想过我爸爸?」我问。
  「是呀!每次我和妳爸爸接近时,我就会起性感,我的屄也会热起来。」她说。
  「我知道我爸爸早已做过输精管截扎手术,和他**应是很安全的。如果妳真的想,那何不那天到我家来玩,留宿过夜?也许我们可以试试,让妳和他有机会接近,也许他会好好照顾妳那发热的小屄!」我半真半假、开玩笑似的说。
  「我不能肯定。妳想他会喜欢我,和我干吗?」丽莎问。
  「啊!我想他是十分喜欢妳的!他还常常向我问起你哩!我感到他对你有很大、很热的兴趣。」
  我其实是在撒谎,但我有把握爸爸一定会愿意和丽莎**,特别是如果由我提出这样的建议要求。
  丽莎相当美,我想对爸爸而言,是意想不到的艳遇,正中下怀吧。
  「嗯,如果他真喜欢我,我想我是愿意和他试试……可是我又很害怕。」她说。
  「如果你也真想,我替你们安排一下,你不用担心害怕。这样如何:下星期六你来我家玩,预定在我房中留宿过夜(sleepover)。我们造成机会,让我爸爸和你**,啊!想来那一定会十分美妙!」我说。
  「真的吗?那太棒了!」她似相当神往的回答。
  我回到家已是下午三时,只有爸爸在家,他在电视室津津有味的在看美式足球赛,他一直是个足球迷。
  我并不爱看足球,但我走进去坐在爸爸斜对面,有心要利用这只有我和爸爸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和他谈谈心事,但又不知应如何开始。
  「爸爸,你喜欢我的身体吗?」我有些忸怩的问。
  爸爸看著我,把他热爱的足球现电视关掉。
  「克蒂,妳的身体是那么的美,真令我心醉,我要告诉妳,我和妳**是我平生最大的享受,我好快活!无上的快乐!可是我也十分了解,如果妳心中有太多的犹豫或担心,不愿再继续和我**,我一定会遵从妳的意愿。我决不希望看到妳脑中觉得矛盾而不安或憎恨我。」爸爸含情默默诚挚的说。
  「不!我不是那意思。爸爸,我很好,真的很好,你不要担心。我不要你停止,我要你继续那样爱我。我惟一担心的,是怕会被人发现,我不要你被关进监牢。」我说。
  「妳真的这样想?」他问。
  「是的。」我回答。
  「克蒂,真高兴妳会这样想,我也曾希望妳会这样想。我怕妳会想不开,感到矛盾不安。现在我放心了!是的,我同意我们要很小心守秘,我也不愿意被关进监狱。来!给爸爸一个拥抱!」他说。
  我站起来,走过去坐在他的腿上。
  他抱住我,先是四唇贴合的轻吻,然后便是情人般的密吻,爸爸似是要把我的唇和舌都吞吸进去。
  我俩都十分动情,我觉得坐在我屁股下的爸爸的**,已涨硬了起来。
  「还是到妳房间去较好。」爸爸提议。
  我起身先行,爸爸紧随在后。
  一进卧室我便快快脱去衣服,瞬间我已全裸仰卧床上。
  爸爸也同样的迅快,一秒钟后便已侧卧我身旁。
  他开始抚摸我的**,好舒畅,我的屄早已淋湿,他伸出大毛手贴盖在我的小屄上。
  「你喜欢我的屄吗?」我问。
  「啊!上帝!我好爱妳的美屄!」爸爸说。
  他的身体进入我的腿间。
  我将双腿自膝曲折抬高,左右分开,他即将**插入我的屄里,向内耸动推进,越顶越深,终于全根插入,阴囊在我臀沟报到。
  今天应是我卵子最易受孕期,不知爸爸动的手术是否真的管用?也许是吧,多年来妈妈没再怀孕应是明证。
  爸爸的**开始进出抽送,啊!好舒服!他不停的上下耸动屁股,一遍又一遍的**我,硬**钻研顶磨我屄心的每个角落,我的屄肉酸酸胀胀,有说不出的难受和快感,几分钟后,感觉愈来愈紧密。
  在我身上的爸爸不断的发出低哼,自他面部的表情我知他也正享受著极大的快畅。
  「再快一点!」我喘息著要求。
  爸爸就立刻加快,大力的**,像脱韁的野马,猛力衝刺。
  他呼吸粗重,喘息著,强劲的蹂躪我的**。
  我的**越来越近……几分钟后,突然的,极强烈的快感充斥心头,我的**不自主的痉挛,一张一合的压榨爸爸的粗壮**。
  爸爸重重的低吼,下身僵直,**涨的更粗,飞快的再狂**了几十下,便将**深深的紧顶我的**里射精。
  我可感觉到他**的突跳喷射,我不禁又再度**,**中又泌出一股**,随后我便失去知觉。
  当我回复清醒时,才感到爸爸下身仍紧压我,用手肘支撑著上身体重,正在俯身吸吮我的**。
  见我醒转,他向我微笑,然后拔出仍然膨涨硬翘的**,翻身起立。
  他温柔的吻我:「妳觉得怎样?克蒂,我真想再来一次!但妳妈妈快要回来了,我们得趁她回来前穿好衣裳。」
  「爸爸,你弄得我爽极了!……爸爸,丽莎也很喜欢你,如果她愿意,你愿和她**吗?」我问。
  「甚么???」爸爸显然完全没有料到:「妳的朋友,那个很漂亮可爱的丽莎?!」
  「是呀!就是她!你觉得怎样?」我问。
  「真不敢相信……你不会在乎吗?」他问。
  「我不会在乎。我很想看到你**她。我已和她约了,下星期六来和我玩、留宿过夜。」我告诉爸爸。
  「好吧,我就依你旨意行事。她会是处女吗?」爸爸问。
  「她一定是处女。」我回答。
  我可看出这回答让爸爸很是高兴,将他那还没有软化、仍然相当膨胀的大**塞回内裤,穿上衣裳,再拥吻我一次,说:「我应该赶紧离开妳的卧房。」
  我起身,用手纸揩试阴部,在内裤裆加贴了一块月事用的吸水软垫,穿好衣裳,走出卧室。

  我经过电视室门口,爸爸正在看足球电视,他向我微笑,我也报以微笑。
  我有些口渴,便去厨房冰箱拿了一瓶苏打水。
  时间正好!妈妈刚好回家。
  妈妈同意这周末丽莎来我家和我玩,过夜留宿。
  爸爸每晚睡前仍照常在我卧房门口检视,但连著两晚都没有进来。
  星期三晚上十时,爸爸终又来到。
  他锁上门,脱去内裤就来到我床上,抱住已全裸的我。
  他一语不发,便开始揉捏抚摸我的**和**。
  我已等待多时,屄中**涓涓,有些微痒,我一直想著爸爸他那可爱的大**,希望它赶快插入我的**,用力**我。
  正如我所希望的,爸爸爬到我身上,贴压著我,将他的粗硬生殖器插了进来开始抽送。
  他的手指不时扪弄肉缝中的阴蒂,右手不时揉捏我的**和**。
  慢慢的,他加重了插入的力道,一会儿长驱直入,紧压著我的**磨旋;一会儿只用半截**飞快的浅抽七、八次后,再一次重重的深插。
  我被他**得飘飘欲仙,又酸又痒,我喘息著,呻吟著,高抬大腿,小腿紧鉤爸爸后腰,不断的耸起**,迎合他的插入。
  我的屄中**淋漓,在爸爸的强力**下,咕叽出声。
  「克蒂!太美了!我要**死妳!」爸爸喘息著说。
  他吻我,索吸我的丁香小舌。
  「爸爸,我要和你永远永远这样连在一起!我好爱你的大**!」我也喘著气说。
  十五分钟后,爸爸将我带上**。
  他稍停了一会,待我喘息稍定,便又大举进攻,蹂躪我已酸透的**。
  每隔三、四分钟我便会感到另波**,我好舒服,也感到吃不消。
  突然我想到了丽莎,要是她此刻在这儿就正好,可替我抵挡一下爸爸那可爱又可恨的铁硬大**的凌厉的进攻。
  我被爸爸姦得**迭起,欲仙欲死,奄奄一息,混身苏软无力。
  我知道爸爸曾在我屄中射精,但他似是一直没有停的在**我。
  朦胧中我听到他说:「噢!已十二点钟了,我得离去!」他吻我,又含弄我的**,拔出那粗壮可爱的**,穿上内裤,在我耳边轻说:「晚安,克蒂,我的美公主,我爱妳!」便匆匆出室,关门离去。
  次日我将我的计划告诉丽莎。她开始时有些犹豫,我向她解说这计划毫无风险,也不虞受孕,她便完全同意了。
  她开始盼望星期六的来临,期盼我的爸爸探采她的处女花心。
  当然,她没想到我的处女花心早已被我爸爸采去了。我的计划是丽莎携来睡袋(sleepingbag),在我房中央安置,裸睡其上。
  爸爸来检视时,我们装成已熟睡。
  见到裸睡的美少女,爸爸可能(事实上我知道不是“可能”,而是“必定”)会来采丽莎的花心。
  但我欲擒故纵的向丽莎表示,这“引君入瓮”的计划能否实现,我却不能担保,全视爸爸是否会进来大胆偷香而定(当然我知道答案是肯定的)。
  丽莎问我,如果来检视的是我妈,看到她裸睡,那她会怎样想?我说那没有关系,她最多只是觉得有些“奇怪”罢了。
  说完我们俩人便都大笑起来。
  星期六丽莎依约来我家,一道晚餐。
  我因有心,才注意到丽莎不时瞟窥我爸爸,眼中充满了对他的称许喜悦神态。
  很明显的丽莎是真的早就心仪我爸爸的,不知为何我竟从来都没有注意到,或甚想到。
  晚餐主菜是爸爸做的牛排Londonbroil,烤得恰到好处,既多汁又美味。
  晚上九时,我们便进入我的卧室。
  丽莎显得很兴奋。我们玩了一回CD,又谈了些校中见闻。
  她的睡袋就安置在我床边,这样待会儿我的床就是个很好的看台。
  十时卅分,我们相继洗浴洁身,上床就寝。丽莎躺在睡袋外,上身**,下面穿了小内裤。
  她很美,皮肤乳白得几近透明,深褐色的头发闪亮,她的**是角锥形的,看来比我的**稍大。
  「把内裤脱掉。」我说。
  她有点犹豫或害怕;我很了解这心境,几星期前我也曾经有过和她现在相同的心路旅程。
  于是我又说:「假如妳不想脱,那就不要免强脱下。」
  丽莎向我微笑:「我是想要脱掉,但又有些害怕。」她开始褪下她的内裤。
  我看到她的深棕色的油亮性毛。
  她脱下内裤,将之藏入枕下。和我的光溜不毛的阴部不同,她的丰隆**上长满了性毛。
  我希望爸爸会喜欢她这毛茸茸的**。
  「现在仰天躺下,把大腿分张开来。」我说。
  丽莎依言照办,我将大灯关掉,室中留下小夜灯,一切都仍能清晰看见。
  我撩起睡袍下摆,将手伸入内裤中,开始拨弄**。
  我想今夜定能看到精彩好戏。我有些焦急的等待著,生怕丽莎中途变卦退出。
  等呀等的(其实不过短短的几分钟吧!),房门终于开了,只穿著内裤的爸爸已进到室中,反身将门下锁。
  他走近丽莎,低头看著她横陈的玉体,他的内裤立刻隆起。
  丽莎闭眼装睡,我则躺在床沿,睁大著眼作壁上观。
  爸爸脱下内裤,八吋多长的粗壮**向上翘起,我这才看清楚,原来爸爸**的棒身不是笔直的,前半截向上微弯,略呈弧形。
  他跪在丽莎身旁,伸手抚摸她的右乳,玩弄了一会,又抚摸左乳,来回轮留摸弄了好几次,就伸手至丽莎小腹下抚摸她的**。
  爸爸抬头看我,我向他霎眼微笑,他也向我报以微笑。
  他在丽莎的**肉缝中抚弄了好几分钟,丽莎的胸乳明显的上下起伏著。
  爸爸跪进她的大腿间,斜俯上身,以手撑住,**向**接近,双腿向下伸直,用膝支撑,屁股微挺,**进入丽莎肉缝中。
  他一手握住棒身,让**在屄缝间上下磨弄。
  显然丽莎肉缝中已有**,**轻易的在屄缝中滑动著。
  一、两分钟后,他将**移至肉缝下方**入口处,屁股前挺,**陷入屄眼中,他停了下来,大概是让丽莎的**能有时间来适应他的大**头。
  过了一会,爸爸的屁股开始小幅前后微耸,他的**便一分一分的消失,陷入丽莎的**。
  这时我听到丽莎似在深呼吸似的,小口微张,双目紧闭,面色有些紧张。
  我知道她即将失去她的处女童贞。
  爸爸又再用力大挺了一下,然后就平稳的继续前挺,八吋大**前端已进入丽莎的小腹,还有四吋在外……三吋……两吋……一吋……半吋……终于大**全根插进了丽莎的毛茸茸的处女小屄里。
  他停止了耸顶,左手姆指拨弄丽莎肉缝的阴核,右手轮流揉弄她的两只白嫩尖梃的**,搓捏淡红色的**。
  莎闭著眼,呼吸急促,像是喘不过气来。
  我的手指加快拨弄自己的阴蒂,我觉得性感越来越浓厚。
  爸爸开始进出抽送。
  他的**一会儿自丽莎的**拔出,一会儿又消失在**里,那****交接的模样真性感极了!我的最要好的密友正在被的我的爸爸**她的处女嫩屄!好性感啊!我的手指飞快的拨弄我肉缝中的阴蒂。
  爸爸的**幅度增大了些,抽送的速度也增加了,他在低沉的呻吟,我知道他正在享受著**丽莎的嫩屄的美感。
  他不停的、有节奏的、一遍又一遍的**著。
  廿分钟过去了……我听到「叽咕叽咕」的男女性器磨擦的声音……
  每当爸爸插入时,丽莎的身体就会被迫上移,她的**也被**得上下抖幌。
  爸爸**得更快了,他口中发出野兽般的低吼,飞快的大力**。
  丽莎仍紧闭双眼,但我可听到她极力忍住仍不能阻止而发出的似咽似泣的极低声的呻吟。
  爸爸放缓了**的动作,抚摸丽莎的乳峰、大腿、拨弄阴蒂……几分钟后,他又再加快**丽莎的嫩屄……他这样重复的做了好几次……
  突然,爸爸身体挺直,他大声呻吟。
  他正在丽莎的屄内射精!我脑中顿觉一阵强烈的性感袭来,一股温热的**狂涌而出,我也到达了**,畅愉之至。
  我听到丽莎在大口的吸气。
  我不知道爸爸第一次在我**中射精时,我是不是也是这样,紧张的得无法呼吸,需要大口吸气。
  隔了好一会儿,爸爸俯身轻吻丽莎的**,然后自丽莎**中抽出那仍是挺翘翘的**的**。
  他看了下腕錶,急急站立起来,穿回内裤,将尚未软下的大**塞进裤中,便轻轻的走出,关门离去。
  我看收音机上时钟,已是午夜十二时正。
  「丽莎,妳觉得如何?舒服吗?」我问。
  「刚开始有点痛,但也不太坏,后来……很酸胀,但也舒服……我可感觉到他射在我体内,妳确定我不会怀孕?」
  她一面说,一面合拢分张了一小时多的双腿,自枕下摸出内裤穿上。
  我知道明天早上她这内裤会是一片狼藉。
  「我十分肯定妳决不会怀孕。」我告诉她。
  「妳想他喜欢**我的屄吗?」丽莎问。
  「那是毫无疑问的。我看他在**妳时,显得那么的快乐享受,他一定是很喜欢**妳的屄。妳想不想再和他玩?妳会不会要他再**妳的屄?」我问。
  「我不知道。也许会。」她回答。
  「好!就这么说!现在我们睡吧!」我说。
  第二天早上丽莎告诉我,她屄中仍觉得相当酸,她的内裤一片潮糊。
  她换上携来的干净内裤,将弄脏了的内裤洗净掛在我房中凉干。
  在早餐桌上,丽莎看到我爸爸时,双颊飞红。
  爸爸则一如平时,温文微笑,殷勤的为丽莎和我调治了丰富可口的早餐。
  对昨夜的意外收获,我想爸爸应是十分快乐的。
  我确信这是我们三人亲蜜的友谊关系的开始。
  在适当时机我会告诉丽莎我和爸爸的特殊关系,我不在乎丽莎分享我的英俊、强壮又温柔的爸爸。
  我们三人在一起,我和丽莎可轮流承受爸爸大**的衝击,这样也许可以免去我们单独一人被爸爸一而再的**得奄奄一息,而他的**仍不软下,还不满足。
  我想,我和丽莎俩人应可让爸爸尽性满足,而我俩也可以充分享受爸爸那可爱的大**的滋味。
  (全文完)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outwebsit@hotmail.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